韩国法院重判“N号房”众犯:被定性犯罪集团,主犯获刑40年拘禁
涉嫌建立违法集团,并制作和出售未成年人道克扣视频的“N号房”案子主犯赵主彬(音译),26日一审被判40年,帮忙赵主彬作案的其他5名从犯也别离获刑7—15年。韩媒称,该案子的中心争议点是,是否将“N号房”违法行为定性为违法集团——即有领导、有安排、有方案性的违法。由于对“违法集团”成员的量刑规范最高可达死刑或无期,而法院此次裁决“N号房”主犯赵主彬的违法行为足以构成“安排和建立违法集团”、从而处以重刑,标明司法系统对“网络性违法”零忍受、严惩不贷的决计。  据韩联社26日报导,以涉嫌建立违法集团、违背等多项罪名遭检方申述的“N号房”主犯赵主彬,26日被首尔中心地法判处40年有期徒刑、追缴1亿多韩元(1000韩元约为6元人民币)罚款,并勒令佩带电子脚链30年。与赵主彬一同被申述的5名从犯则别离获7-15年有期徒刑,其间还包含一名未成年人(16岁)。  法院标明,赵主彬在加密交际软件上开设“博士房”谈天室、诱惑和强逼未成年人拍照性克扣视频后,将这些视频出售给谈天室会员。而参加“博士房”不合法运营的多名涉案人员有着一起的违法意图且分工清晰,足以被确定为有领导、有安排、有方案地展开违法活动的违法集团。其主犯赵主彬虽没有刑事违法前科,但他经过多种方法诱惑和强逼多名受害者拍照性克扣视频,并将这些视频出售给大都人群获利,且唆使别人强奸未成年人,还将受害者的隐私公之于众,给受害者形成不可逆转的损伤。鉴于其违法性质恶劣、给社会形成严重恶劣影响,有必要处以重刑,让其与社会长时间阻隔。  称,法院当天宣判时,赵主彬全程面无表情,如同早做好心理准备获判重刑。当法庭最终宣告判处他40年拘禁时,他时间短地望向父亲,然后脱离法庭。宣判完毕后,“N号房”受害者辩护律师赵恩昊标明欢迎,并呼吁“期望此次判定能起到一个警醒效果,让其他法院借此机会反思,回忆自己以往对网络性违法分子是怎么手软、轻判的。”韩国建国大学差人系教授李雄赫也标明,在网络空间展开性违法的事例近年来剧增,但处分力度一向“不痛不痒”。而法院此次适用“违法集团”的量刑规范重判赵主彬等人,标明司法系统坚决对“网络性违法”零忍受、严惩不贷的决计。  称,该案子的中心争点是,是否将“N号房”涉案人员的违法行为定性为违法集团有领导、有安排、有方案性的违法,由于对“违法集团”成员的量刑规范最高可达死刑或无期。此前,检方以涉嫌建立和安排违法集团,提请法院判处赵主彬无期徒刑。依照韩国,违法集团确定的规范包含:是否有安排、有方案地建立;是否存在领导与遵守系统;是否有一起的意图、方案以及详细分工;是否分配违法收入等。而“N号房”多名涉案人员仅在网络空间进行交流、素未谋面,且大部分违法所得均被赵主彬一人所占,因而关于“赵主彬等人的违法行为是否构成违法集团”,韩国法律界之前也定见纷歧。但一审法院标明,“博士房”由特定的大都人员组成,他们有着一起的违法意图(强逼未成年人拍照性克扣视频,并出售和发布这些视频),且每个成员履行各自的使命,足以被确定为违法集团。  2018年12月至本年3月,赵主彬在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 Messenger上诱惑和强逼76名受害女人拍照性克扣视频(其间包含16名未成年人),并将这些反常不雅观视频上传至自己开设的“博士房”谈天室。该谈天室内设有N个不同等级的房间,每个房间上看到的视频等级不同、收费规范也从20万至150万韩元不等。本年3月份警方抓捕赵主彬时,在其居处内发现了1亿多韩元现金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